首页 > 延安 > 文旅

张国全|窑洞礼赞

2018-06-14 09:06:36来源:各界导报—各界新闻网
  
  
  
  

作者:张国全

我来到陕北

便想去看一看陕北的窑洞

 

陕北的窑洞住过咱兰花花

住过咱四妹子

住过刘志丹和谢子长

也住过李自成和张献忠

陕北的窑洞呵

是生长英雄和美女的地方

住过窑洞的男男女女

便有了顶天立地的豪气

有了踏平坎坷的肝胆

 

陕北的窑洞呵

还因住过咱领袖毛泽东

便有了无尚的荣光

 

呵  窑洞  陕北的窑洞

有人说你是“0”中的一段

展示着魔幻般的几何图案

有人说你是初升的太阳

把温暖带给了美好人间

有人说你是革命的摇篮

中国革命从此走向了

成功的彼岸

 

你是一条龙

合龙口是你的节日

你是一个窝

养育了一群龙的传人

你是陕北人缠缠绵绵的地方

你是陕北人休养生息的地方

多少年来

窗花花将你悉心打扮

多少年来

一串串大红辣椒

是那样招人亮眼

 

此刻呵  我就在延河的岸边

仰望着宝塔山下那一排排窑洞

心底掀起了汹涌的波澜

 

仰望着窑洞的我

像教徒般渴求

希望得到

关于窑洞的准确答案

希望了解窑洞的真正内涵

 

被纪念的窑洞就在眼前

被怀想的人却不见踪影

我望着这神奇的窑洞

便如一声不语的窑洞望着我

我们对视良久

犹如回望着历史的变迁

 

让我走进

这传奇般的窑洞吧

走进陕北的窑洞

便如回到了共和国的昨天

骨骼硬朗的窑洞

以大山般厚实的胸怀

曾经温暖了长征的脚

养好了东征的伤

抚慰了西征的泪

最为经典的是陶醉了毛泽东

只因亲近了窑洞里光亮的油灯

才写下了告诫人们的话语

“延安的窑洞是最革命的”

“延安的窑洞有马列主义”

一如窑洞的好处无须解释

产生于窑洞的精湛思想

无时不在人们心里层层深入

 

我知道陕北的窑洞是会唱歌的

假若没有会唱歌的窑洞

哪会有《黄河大合唱》

假若没有会唱歌的窑洞

哪会有《延安颂》和《东方红》

假若没有会唱歌的窑洞

哪会有《王贵与李香香》

 

我也知道

双扇扇门单扇扇开的讲究

只有用真情叩访真情

才是走进窑洞的最佳方式

 

我还知道

陕北的窑洞是好客的

大街上有窑洞宾馆

川道里有窑洞食府

你瞧

滚滚的米酒捧给亲人喝

团团围定热炕上坐

你看

满窑里围得不透风

脑畔上又传来脚步声

 

呵  窑洞   陕北的窑洞

你是陕北的骄子

紧紧地和黄土高原连为一体

你是陕北的象征

朴实憨厚地端坐于

黄土高坡之上

 

我们无所谓目睹

构筑窑洞的全部过程

重要的是感悟窑洞

为何总是那般冬暖夏凉

为何总是那样四季如春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走出窑洞

为抗日前赴后继

为祖国英勇献身

 

曾几何时 人们发现

你成了中华民族精英聚居的地方

走进你的怀抱

便如走进了中国革命的心脏

曾几何时

你成了一个朝圣的地方

来到这里

便如来到了中国的耶路撒冷

曾几何时

你成了中国革命的熔炉

五湖四海的人

在这里百炼成钢

曾几何时

窑洞与窑洞里的人

一起步入了抗日的高潮

步入了昨日的辉煌

 

呵  窑洞  陕北的窑洞

你有普通人的心房

一盏油灯

便可把满窑照亮

你有伟人的情怀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铺在了这木桌之上

 

我曾去过枣园的窑洞

那里有芳香扑鼻的丁香

我曾去过杨家岭的窑洞

那里的火把

曾经把“八·一五”晚上照得通亮

我曾去过王家坪的窑洞

那里有川口六乡人民

送来的小米馨香

我曾去过南泥湾的窑洞

那里还有

“土瓷壶壶土瓷杯

一把镢头靠墙立”

 

今日呵  我想攀登

高高在上的凤凰山

而我一抬脚

正好有一首陕北民歌

为我指明了方向

于是我顶礼膜拜?

向窑洞顶礼

向晨曦顶礼

顶礼于窑洞里一代伟人的形象

 

呵  窑洞  陕北的窑洞

你是陕北人的眼睛

观望着世界风云的变幻

你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吸引得中外游客留连忘返

 

我知道  许多人也知道

无论我们以怎样的方式活着

都要正视窑洞

都要聆听窑洞的歌唱

假若没有昔日的窑洞

便不会有今天

城市迷人的风光

 

如今  虽然处处都有高楼大厦

但许多人总是割舍不下

那份怀旧的情肠

总想在这暖窑热炕

住上一两个晚上

因了那只粗瓷碗

因了那碗南瓜汤

 

让我也捧一本书吧

和我的女友装扮夫妻识字的模样

让我也身穿八路的服装

在这窑洞前留一张笑影

让我也端一碗喷香的小米饭吧

体验一下当年火热的生活

让我也睡一睡这小小的土炕

感觉一下这温暖的窑洞

 

呵  窑洞  陕北的窑洞

陕北人因了你的存在

日子才过得这样欢快舒畅

你看  开发大西北的队伍

是那样雄壮

你听

生也恋你,死也恋你

这是陕北人最嘹亮的歌唱

 

呵  窑洞  陕北的窑洞

曾经有过一段革命的历史

却从来不曾挂在嘴上

曾经熬干了油灯也不曾累倒的你

总能听到那一辆辆纺车

吱吱扭扭响个不停

 

与革命相依为命的窑洞呵

总是难舍那份悠悠情肠

总是恋着这方高天厚土

总是保持着一定的姿势

躬着大山一样的脊梁

 

面对这样的姿势

我不得不将头颅低至胸前

你是我敬仰的窑洞

一如我敬仰的人

你以温暖儿孙的心情

温暖着我这个游子的心

 

呵  窑洞  陕北的窑洞

只要大山的高度不会改变

只要延河水不会枯干

我将永远永远顶礼于你呵

——中国革命的摇篮

   作者简介:张国全(1960-)陕北延长人。著名作家。爱好写作、摄影、书法、绘画、收藏等。著有抒情长诗«窑洞礼赞»,袖珍诗集«梦幻曲»,哲学集«塞上随笔»,长篇小说«烈原»«韩世忠全传»«杜斌丞»«神枪阎忠»,并有大型工具书«陕北文化通览»出版。
   (来源:延安市总工会)

责任编辑: 王军 关键字:原创 诗歌
分享到: